乌鸦就像写字台

_(:з」∠)_

〖无辜夫夫〗恐惧、安慰和办

在下没看过小说但是被电视剧萌哭惹( •̀∀•́ )

所以作个死自割大腿肉

无心×顾玄武(无心攻顾萌萌受)

在下不才请多多指教!

人物可能ooc

如果不喜欢请鞭打我!(伸手板)


此脑洞源于无心放出岳绮罗之后,可能不止解决了孔女神的麻烦,可能期间顾萌萌也给无心找了不少事对吧。

————正文————


外面的雪停了。


顾玄武一身深蓝色的军装推门进屋,一边吐着哈气一边喊:“师傅,师傅,出事了。”随即关上门,踩的地上都是湿湿的鞋印子。


无心坐在木质凳子上喝着月牙煮的刚出锅的粥,手心隔着碗被热的暖暖的,闻声撇了眼顾玄武,然后喝掉白瓷碗里的最后一口,觉得一本满足。 月牙拿过无心的空碗准备继续填粥,无视掉了站在门口的顾大人。


顾玄武在一旁光看着,心里酸溜溜的,也不说话只靠着墙壁,斗篷蹭着墙灰有些脏了。


无心冲月牙咧嘴笑了一下,这才开口道:“顾大人现在可是什么事都找我,包括鸡毛蒜皮的小事。”


顾玄武这才想起来他的正事,一拍脑门儿上前抓住无心的胳膊,拖着就往外走:“师傅,到了你就知道了。”


无心又被顾玄武糊里糊涂的拽上走了,剩下见怪不怪的月牙一边把碗里再次盛满的热腾腾粘糊糊的粥喝下肚去,一边听着门外马车离开的声音。


顾玄武坐在无心身旁,路上嘴就没闲着,一个劲的念叨这回要处理的事情有多可怕。无心知道这些话里面没一句是有用的,丝毫没往耳朵里进,盯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出神。


“师傅,你看这番凶险,不如,再给我道符?”顾玄武把脸凑过去,笑的傻乎乎的。他身上到是很少有军阀的那股子狠戾劲。


无心翘起嘴角一乐道:“顾大人这是怕了?”


顾玄武被戳中了心思,扭过头一撇嘴,嚷嚷句怎么可能,便不再说话。无心乐得清净,自是不追着调侃。前面跑的气喘吁吁的马儿觉得瞬间安静不少,真好。


路上行人渐渐少了, 天气像变戏法似的又开始往地上撒冰冰凉的雪花,车轮从上面碾压过,咯吱咯吱的。


眼见着到了目的地,阴暗的宅子比当初顾大人的那个还要慎人几分。顾玄武心里是怕这些东西的,又不好意思表现出来,从车上跳下来插着腰,却不往前挪动一步。


无心见那人逞强到表情都有些僵硬了,只好拍了拍对方的肩,开口安慰道:“符纸用不上,我就能保护顾大人。”


顾玄武用将信将疑的目光换来对方肯定的眼神,眉头舒展了些,抖了抖斗篷上的雪花紧跟着无心进了宅子。


这个宅子比顾大人家的那个破了些,旧了些,老了些。也算正常,这宅子荒废的时间可比顾大人家的那个长多了。


打从进了宅子,顾玄武就和无心并排走,不敢快一步也不敢慢一步,生怕有什么闪失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这宅子是顾玄武的一个兄弟当初买的,但动不动就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搬了出来。多年的兄弟顾玄武当然想帮帮忙,所以信誓旦旦的一拍胸脯就把无心拉了过来。


顾玄武刚刚在路上一边唠叨就一边把情况说了个明白,就是不知道无心听没听进去。


无心站住身子,闭上眼把宅子四处巡视了一遍,再慢慢睁开,抬手指了指最左边的那个屋子道:“这栋宅子只是留了个冤魂,怨气也远不及顾大人家的,顾大人阳气重,杀气也重,这邪祟顶多是吓吓顾大人。”


顾玄武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不放心似的又左右环视一番,回过头时无心已经走出了好几步。顾玄武见状,慌慌张张的跑去跟上,期间差点滑倒,还好他是练过武的人,稳住了身子没有给无心笑话他的机会。


顾玄武这回挨得无心更近了,整个左臂都贴在无心身上。无心知道顾玄武害怕,所以他并没有先打开屋子的们,而是咬破了左手的拇指,挤出几滴血洙,然后用空着的右手握住了顾玄武的左手。


顾玄武不是那种动不动就害臊的人,两个大老爷们握个手他觉得没什么,反而大大方方的回握住无心还握的紧紧的。


握手的方式有很多种,无心的这种是直接把对方的四根手指包在手心里,而顾玄武只能抓住无心的拇指。


顾玄武碰过很多女人的手,其中还包括月牙的,但是这些女人的手都和无心的不一样。无心的手没有女人的细腻,拇指还因为多次的咬伤起了层薄薄的茧子,磨得顾玄武的手心痒痒的,但这只因为外面寒冷的温度而变得冰凉的手,却给了顾玄武莫大的安全感。


顾玄武总感觉自己这样像是无心的姨太太,尤其是握手的方式,让他更觉得自己就像躲在丈夫身后的弱女子。顾玄武用空出的那只手掏出了枪,告诉自己这不是害怕也不是自己娘们唧唧,只是为了保命。


如果有时间,顾玄武可能还会思考一下如果自己真的成了无心的老婆,被无心娶回了家,会成为几姨太。


但没时间了,无心把屋门打开了。也就在那一瞬间,一个模糊的黑影从屋里的阴暗处窜了出来,无心就像打死飞虫一样轻松的打散了那团黑影。


顾玄武的脑袋跟不上无心的速度,盯了额前深蓝色的军帽檐好一会儿,才缓缓问到:“解决了?”


无心一指角落碎裂的的镜子,语气轻松:“解决了。”


“那咱们出去吧。”顾玄武不满的蹙起眉,转身就要走。上次的事确实给顾玄武带来了不少阴影,但这次过激的表现让他觉得他十分丢脸。


无心握紧顾玄武的手,一使劲,就把半个身子都探出门的顾玄武拉了回来:“顾大人,我还没超度呢。”


顾玄武抱怨几句,无心也没理他,自顾自的忙活起来,只不过二人相握的手还未松开。


顾玄武瞧着无心左手那个快要愈合的伤口,心里暗暗寻思:


师傅的伤怎么好的那么快。


又从这个问题衍生出了另一个问题:


师傅的血怎么那么多。


顾玄武记得他把姨太太误认为女鬼那回,半夜跑到无心和月牙屋外一个劲的猛拍门,见着无心就蹦他身上去。无心拗不过一直抱着他的顾玄武,咬破手指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这才消停。


当时顾玄武吓得魂都没了,任由无心以保护之名,搂着顾玄武睡了一夜。


顾玄武神游这会儿,无心已经忙完了,松开对方渗出层薄汗的手,再把手掌往顾玄武脸上一拍,愣是把顾玄武的心思拍了回来。


“师傅,啥意思啊?”


无心一笑,露出白花花旳一排牙:“事情办完了,五条小金鱼,一条不准少。”


顾玄武把无心的手从脸上猛的打开:“这么简单就办完的事,师傅你可不能抢钱啊!”


无心见顾玄武不答应,心中暗想一计,也没说话,盯着顾玄武步步逼近,脸上的笑容也加深了几分,都笑出褶子了。


无心向前一步,顾玄武就后退一步。顾玄武暗道不好,刚准备转身溜之大吉,就被无心左手腰一环,右手下巴一挑,和无心撞了个满怀。


顾玄武看起来和无心一样高,但实际上比无心矮那么一点点。所以现在如果顾玄武的脸再往前凑凑,他的上嘴唇就能碰到无心的下嘴唇了。


“顾大人,”无心一字一顿的说,“我看顾大人长得也挺好看的不如无心就当着这些邪祟的面把顾大人给——办——了——吧。”


顾玄武突然发现自己可能晚节不保,他可能真的会成为无心的一个姨太太,然后就像他自己的姨太太一样玩腻了就被扔到一旁不管了。


等等想多了。


无心说完还不忘配上实际动作,那张好看的脸在顾玄武瞳孔里开始无限放大,顾玄武怕他的命没被邪祟伤到反而让无心吃了,万般无奈下终于松了口:“得,五条小金鱼就五条小金鱼,反正花的不是老子的钱。”


无心一开心,捧起顾玄武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顾玄武这回终于害臊的红了脸。


————end————


#作者笔下学会大开脑洞的顾萌萌#


#无心有特殊的安慰技巧#


#月牙表示她愿意与顾萌萌一同服侍无心(并不)#


#哦,原来顾萌萌是二姨太#


#作者疯了系列#


#烂尾系列#


#别打死作者系列#


#求投喂在下好饿(伸碗)#


评论(8)

热度(78)